当前位置:追书网>穿越军史>三国之夏侯天下> 第三百三十四章袁娜为妃,放土试探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三十四章袁娜为妃,放土试探(1 / 1)

刘协看清白衣女子的真正面目时心中不由的一阵促动,心脏是快速的跳动起来,随即将躁动不安心压制下来,然后,笑着看着袁绍将给他纳其女儿为妃的事情给委婉拒绝了

袁绍和袁娜听了刘协的回答各有不同的反应,袁绍的脸色都变了而袁娜则是满脸的笑容,看的出他她根本不愿意嫁给刘协,一切都是自家父亲相逼的,可见之前父女二人有说有笑的攀谈也是做做样子

袁绍自然不可能放弃安置在刘协身边棋子的机会,直接威逼利诱最后,刘协迫于无奈和压力,只好将袁娜收下,还将其封为了贵妃

至袁娜成为刘协的妃子后,二人之间几乎没有的交集,二人也就在袁绍面前装装样子,私底下各管各,互不相干,每次袁绍来询问袁娜刘协的情况时,她都是一本正经的敷衍了事,在她心里她恨自己父亲毁了她的幸福

袁绍对此是不以为然,他还认为自己的女儿在刘协身边幸福,毕竟,袁娜是他的女儿,刘协根本没胆子欺负她,就算做错事,也只能迁就她

青州方面在袁谭的带领下也是步步为营,蚕食地盘,打的青州本地的势力死的死,伤的伤,降的降战事已经接近尾声,预计来年开春就能彻底占据青州,得到消息的袁绍心里也是感到一阵欣慰,大大的夸赞了自己的大儿子袁谭,可是这确遭受到有心人的猜忌,那就是袁尚的母亲刘氏

早些年袁绍的发妻上张氏便病逝,袁绍甚为痛惜,本打算立卞紫儿为正妻,可是迫于无奈其身份只得将刘氏立为正妻,刘氏原名刘怡乃是汉室宗亲

虽然家世落寞,但确是正儿八经的汉室宗亲与卞嫣儿的身世相比不知高了多少,自从刘氏上位袁绍的家里的妻妾表面上看似和和睦睦的,实际上暗自较劲分成俩派,一派以刘氏为首,另一派以卞嫣儿为首

俩派私下里斗的那是不可开交都是为了争夺更多的权利,同时还暗还心思都想让袁绍里她们的儿子为世子,可怜的袁绍天天睡觉都被吹枕边风,立世子的事是一拖再拖到现在都还没个准信,自己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犯难

想立自己喜欢的儿子袁尚,废长立幼不合适,立袁谭,确也有部分人不同意,跟他说什么立贤立德能力等等,不必遵循什么自古的道理,就这样袁绍在立世子的问题上越走越远不知该何去何从,儿子相残的隐患就这样被埋了下来

相比于袁绍,曹操和夏侯辉这方面做的就很果断了,早早确定继承人,竭尽全力的培养,曹昂和夏侯勇二人亦是非常的优秀,当然袁谭的能力也不弱,可惜的是摊上个干什么事都要犹豫很久的父亲,确是一种悲哀,袁谭自然知道与他一起差不多大的夏侯勇和曹昂都被立为世子,他的心里岂能甘心,于是便处处表现在前,争取让自己父亲早已下定决心

袁熙和袁尚二人自然也不乐意功劳都被袁谭夺取,少不了暗地里使绊子,反正三兄弟表面看似兄弟情深,实际上私下勾心斗角,你死我活,有时候袁谭心里都会感概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像曹昂和夏侯勇他们那些兄弟一样的兄弟

袁绍对于袁谭的表现自然是万分满意,不光是别人的反对,更多的还是他自己的性格害的他犹豫不决

......

幽州今年的秋天由于受灾的缘故,百姓们粮食十不存一,夏侯辉实不忍心收取税收,便推到了明年秋天一并补齐,同时开仓放粮,以用来救济灾民,但是每每放下去的够量的粮食确总是不够分食,这便让夏侯辉心中产生了怀疑,毕竟粮食不是刮风来到,于是便乔装打扮决定亲自彻查

当夏侯辉来到蓟县城外的灾民窟发现人确实不少,杂七杂八的什么人都有,看着不远处正在冒着热气正沸腾的粥桶,心里顿时生起一计,然后缓缓地来到粥桶面前,当即是抓起一把土撒了进去,围观的百姓们中有不少人站出来指责

“你放上土,这让我们怎么吃啊你存心糟蹋我们是不是,信不信我们禀告州牧大人将你抓起来”

“就是,就是,放上土让我们怎么吃啊”

“真是的,看来今天的粥不能吃了”

“晦气,放上土怎么吃,这人真是可恶”

“这就在欺负咱们百姓,我们要禀告州牧大人”

“说的是”

“......”

但大多数百姓全程保持着沉默毕竟受灾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谁还回去在乎有没有土

“肃静,觉的不能吃的站在我的右手边,觉得可以吃的站在我的左手边”

夏侯辉看着骂骂咧咧的人,心里一笑,随即定好计划,然后出言实行

百姓们见来人肯定是一位大官不然施粥的士卒们也不会对他如此客气,当即便是纷纷照着夏侯辉的意思开始站队了

夏侯辉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右手边的百姓,只见他们各个精神抖擞根本不像是平日里吃不饱饭的样子再看看左手边的百姓各个都是骨肉如柴,目光充满渴望的都紧紧的盯着粥桶,这下子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怎么回事了

“来人呐,给我把右手边的百姓全部围起来”

“诺”

随着夏侯辉的一声令下,身后的王哲带着数十名护卫将其右手边的百姓全部围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无法无天了,信不信我们去告诉州牧大人”

“为什么要围住我们,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粥桶里撒土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围我们”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

站在右边被围起来的百姓,心里自然无比紧张,但还是壮着胆子出言呵斥,言语间尽显激愤,眼神中都充满了害怕之色

“不用找什么州牧大人了,我就是幽州牧夏侯辉”

夏侯辉当即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随便还将自己头上带着的面罩摘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拜见大人,拜见大人...”

百姓们当中有不少人认出夏侯辉,当即是下跪纳头便拜,随后所有的百姓都纷纷跪在地上参拜,而右边跪着的百姓们浑身都有些轻微的发抖,以昭示着他们现在内心的害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