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追书网>综合其他>我成了龙妈> 第678章 胜者为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678章 胜者为王(1 / 1)

“一派胡言!”一片喧嚣声中,麻脸骑士理查德忽然爆喝出声。

众人皆惊望过去,厅内竟安静了一瞬,然后就见烈焰红心的骑士指着布蕾妮,呵斥道:

“人都被你杀了,死无对证,你便肆无忌惮,开始血口喷人,随意污蔑史坦尼斯国王?”

“我向七神发誓,没说一句谎话。”

布蕾妮毫不退让,用最坚定的眼神迎过去。

“这是一个简单的极点的问题,”麻脸骑士环顾众人,大声道,“各位,你们若做了坏事,会一点隐瞒的想法都没有,就那么傻傻的坦然承认?”

“这.....”诸位贵族一愣,似乎也有点道理。

不过那时只有红神祭司与布蕾妮两人,而布蕾妮几乎确定二鹿杀了蓝礼,红袍女承不承认似乎都没关系,她估计想不到女骑士敢悍然杀人。

大家心里七拐八弯地想,嘴上却没说出来,只看着布蕾妮,看她如何回答。

布蕾妮往自己阵营那么看了一眼,看了提利昂一眼,最终死死盯着面色铁青的二鹿道:“为什么敢做却不敢承认?

蓝礼陛下死了,这是事实,当时有能力有动机的人有且只有一个。

甚至还有人证,凯特琳夫人看清了影子的相貌。

事情真相如何,就像喷泉水池里的巨龙一般明显,为什么大家还要在这讨论?

你们背弃七神,改信红神,可无论拉赫洛还是圣父,乃至北境人信仰的旧神,都没有鼓励信徒说谎。

如果你们违背诸神的教义,一定要说谎,今日的审判又有什么意义?

反正背弃诸神教义的你们不会得到任何神灵的庇佑,又何必去信仰光之王?”

布蕾妮糙圆脸上满是坦然,清澈的蓝眼纯真透彻,宛若一面镜子,只要看到谁,立即把一个人的内心全部投影出来。

她这番讲心迹不讲证据的话,竟让厅内一片沉寂,凡与她对视的人立即不自然的偏过头去。

哪怕是二鹿的国王之手戴佛斯......

他曾经以弑亲罪质问过自己的国王,二鹿不仅没怪罪他,反而诚恳地解释——“我有不在场证明,你儿子戴冯是我的侍从,他可以作证,我那晚压根没离开过营地。”

洋葱骑士被国王的诚恳与宽容打动,信了他的鬼话。

呃,与二鹿一样,只是自我催眠。

因为紧接着,二鹿便让他用小船送梅姨穿过风息堡下水道,亲眼见大肚皮的梅姨生下二鹿面貌的影子,杀死风息堡守将科塔奈爵士。

那时二鹿也在军营中,有不在场证明。

此时听到布蕾妮的质问,再看到她镜面般清澈的眸子,他老脸煞白,神情恍惚,两眼都没了焦距。

——我到底怎么了?我因为什么,才对史坦尼斯国王那么忠诚,那么崇拜?

因为他的正直与公正......

不,他是我的神,他造就了我,他用信任来荣宠我,这才是我为他效死的理由!

突然间,戴佛斯像换了电池的电动车,再次充满活力,目光灼灼与布蕾妮对视,呃,人家已经看向别处去了。

“嗨,不就是个巫魔女?杀就杀了,在维斯特洛,杀森林女巫从来都不需要理由,难道不是吗?”大琼恩大声嘟哝道。

更准确的说法是,在维斯特洛,巫师与易形者只要被发现,都会被普通人用砖头砸,用粪叉戳,或者交给贵族老爷,当众吊死,或烧死。

就像中世纪教会对付女巫一样。

故而,维斯特洛才是魔法荒漠;故而,“真实世界”的理论才会在学城发芽、生长,得到众学士“培育”,并最终得以实施。

不过嘛,现在大家差不多都晓得北境之王是狼灵,大琼恩便把易形者略了过去。

“梅丽珊卓女士是陛下的大祝祭,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怎么能说杀就杀?”戴佛斯站出来,厉声呵斥道。

——他其实一直想搞死梅姨,甚至准备杀她清君侧,这会儿见布蕾妮砍死梅姨,他心里其实还非常开心。

但布蕾妮杀梅姨与他杀梅姨的意义完全不同。

他杀梅姨,因为梅姨蛊惑二鹿,好好一个公正无私的明君被女巫引诱成了弑亲者,他能不恨她?

布蕾妮杀梅姨却是为蓝礼复仇。

若就此放过布蕾妮,便等于间接承认她做的对。

这能承认?

承认二鹿杀了蓝礼?

为何小恶魔没法成为伊耿的国王之手?

难道伊耿不愿意?

事实上,侏儒在伊耿阵营的地位,就是国王之手,有实无名。

二鹿若承认自己弑亲,别说争夺铁王座了,他连活都活不下去。

侏儒不是君,不存在众叛亲离;二鹿弑亲,必然会众叛亲离。

历史上,哪个众叛亲离的君王能保住小命?

所以,二鹿一定不能放过布蕾妮。

戴佛斯瞥了面无表情的伊耿一眼,把视线转向囧,严肃道:“史塔克公爵,你是地主,还向史坦尼斯国王发誓效忠,现在该履行封臣的义务了。”

这时候,伊耿必须表态了。

不过与二鹿一样,他坐在那没动,出面的也是国王之手。

提利昂走到大厅中央,指着女骑士道:“众人所见,布蕾妮爵士实是忠贞刚正之义士,七国青年一辈第一骑士,当代‘巴利斯坦’,新一辈骑士的标杆。

这样的义士,你却逼迫史塔克公爵诛杀之,啧啧,很熟悉的味道啊!”

侏儒笑嘻嘻看着二鹿问:“有没有同感?像不像疯王逼琼恩杀七国第一骑士......您的兄长,劳勃?”

呃,早年劳勃绝对当得起骑士中的青年一辈第一人,人家凭一柄铁锤打下一片江山呢!

不得不说,侏儒这个比喻太毒了。

两个封臣都叫琼恩,两个被害者都是第一骑士,那么二鹿是不是也与疯王一样呢?

甚至结局也一样,琼恩反疯王,举义旗,助真龙登基(布蕾妮是白骑士,代表伊耿)?

二鹿听明白了,双眼冒火,咬牙切齿道:“你们想与我开战?”

侏儒连忙摆手道:“没有的事儿,大家虽没结盟,却也正帮史塔克公爵清理北境叛逆呢!”

偏偏他把“没结盟”三个字说的格外清晰,听得众人若有所思。

二鹿冷冷道:“提利昂,你的嘴皮子很利索,却改变不了布蕾妮谋杀梅丽珊卓的事实。

若你还打算维持现有的和平,就闭上嘴,然后让你身后的伪王亲自给我一个交代。”

“你说什么?”伊耿被“伪王”刺-激到了,豁然起身,对二鹿喊道:“我乃雷加之子,真龙血脉,铁王座合法继承人。

就连篡夺者劳勃,也不敢污蔑我是‘伪王’,更何况你这个弑亲的异教-徒?”

“劳勃不会骂你伪王,他只会一榔头敲碎你的脑瓜!”二鹿也被气的面青唇白,浑身颤抖,“也许你真以为自己是雷加之子,但你压根不是!

去问问七国老人,雷加与瓦里斯的关系犹如你和我,你觉得我会救你儿子吗?”

伊耿气得双眼发昏,急赤白脸地开始低头寻剑,可惜进入大厅之前,所有人的武器都被北方人收去。

侏儒也焦急,伊耿就不该下场,即便被二鹿说伪王,也该他来辩驳。

可现在......

二鹿的话太犀利,他反而没法插话了。

但伊耿没头苍蝇一般转了一圈后,忽然清醒过来,抬起头,直视二鹿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救我儿子,但我发誓,如果有机会救你儿子,我一定救!

你有罪,孩子却是无辜的,作为七国之王,如果连无辜的孩子也不去拯救,那他就不配坐上铁王座!”

伊耿之前被气糊涂了,待清醒过来后,把二鹿的话反过来一想......他才发现这个问题很好回答,都不用思考。

——跟在丹妮姑姑身边学***王之道这么久,其他不提,对于敌人幼儿的态度,他难道不知道?

不,他太清楚了。

丹妮姑姑的名场面之一——挨鞭正法典,不就是因为起义的奴隶屠杀了奴隶主的幼子?

所以,这番话完全出自真心,说得很痛快、很流畅,也情真意切,表情没一丝作假。

也因此,二鹿看着他,呆住了;提利昂张大嘴巴,也呆住了;琼恩、戴佛斯和厅内族人都神情震撼,似乎第一次认识眼前的伊耿六世。

——也许,他真是个合格的国王。

这一刻,很多人心里都这么想。

“咳咳,两位陛下,各位大人,”戴佛斯发现厅内气氛不对,众人似乎被伊耿王的“王者之气”慑服,便连忙出声破局,“今日审判的目的,在于为梅丽珊卓女士讨还公道,而非讨论瓦里斯与雷加的关系。

请大家回归正题,也请伊耿陛下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杀害我方总主教级别的祭司,您打算给史坦尼斯陛下一个什么样交代?”

瑟曦谋杀总主教,她本人游街,凯特布莱克披上黑衣。

若布蕾妮是男的,戴佛斯会顺理成章让她披上黑衣,双方都不丢面子,便可免去大规模军事冲突,奈何......

奈何他不知道,伊耿与二鹿都想借机发飙。

“伊耿,你亲手杀了她,这事儿就算揭过去。”二鹿指着布蕾妮冷冷道。

二鹿开始挑事儿。

“不如咱们比武审判,让诸神裁定布蕾妮做的是最是错?”提利昂眯眼嬉笑道。

砍了几百刀都没将布蕾妮砍死,谁还不知道她穿的是瓦钢铠呢?

与瓦钢铠骑士比武?

即便没有瓦钢铠,布蕾妮也是七国一等一的猛将,二鹿的骑士却在深山老林里熬了大半年。

连高迪法林那样的贵族骑士,也在饥寒中瘦脱了形,怎么打?

二鹿指着伊耿道:“我们两个打,胜者为王,败者出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